短時間裡,已經是第二個人跟妳說起「學者」的這個名詞。

她說,她一直以為(覺得)妳在他們之中是最適合走研究的。
他說,所以學者一直都很孤獨。(妳姑且把他當作,他覺得妳適合成為一個學者)

學者?妳?

妳忘不了面對報告困境時的焦躁,
妳的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與時間極度缺乏的兩難讓妳想在圖書館裡爆走,
妳的肩膀很窄,並不能一直扛著其他的人的未來,
如果一切的無所用心到頭來卻求妳救他,
妙不可言。

這次報告的疏忽,讓妳更確信妳不想走學術的路,
除了學術界很黑暗之外,除了妳的工作環境出現太多的勾心鬥角之外,
妳真的覺得,妳不適合走上學術這條路。
妳無法成為一個學者。

而雖然妳也開始修教育學程,
妳也開始質疑自己能不能做到。

妳真的很不懂妳自己,妳總說不出妳想要什麼
妳只知道,妳不想要什麼。

也許這只是過度孤立的結果,對世界永遠適應不良。

一個人很好,只是天冷了,有點難耐孤單。

說穿了妳能專注於資料之中心無旁騖,
也只是妳想把事情做好而已,
妳沒有研究的熱情,只是潔癖的心態想把事情都做好。
就像你詫異於老闆發現海內孤本時的手舞足蹈,
同樣的狀況在妳身上,妳只感到煩悶,
為什麼妳無法證明他真的就是海內孤本。

妳沒有研究的熱情,只是厭惡無知。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