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望著玻璃窗,
她的倒影顯得稀薄而透明。

愁緒無端,亦真亦假。
他說,妳的東西少太多了。

太多?少太多?

妳已經翻遍了國圖和校圖,連故宮也走了許多次,
少了「太多」?

一把劍無預警的刺入,但妳已經失去了痛覺。
明明妳該翻的書都翻過了。妳真的翻過了。認真的翻過。

她無語,妳亦默默。
不知身軀是否已經消瘦到小於背包的寬度。
妳輕而易舉的穿過擁擠的人群,
卻要用力的拽動身子以助背包脫困。

聽說下禮拜要量體重,妳是何其膽怯的希望,
只是褲子被妳撐鬆了而已。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