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初來乍到請先到前往公告區喔!
下流的垃圾留言也太多的吧
因為時間有限我不想浪費我的時間做刪垃圾的舉動

  • Dec 29 Sat 2007 19:31
  • 瘋狂

風雨飄搖的從士林到新店過夜已經不稀奇,
更別說難過的時候總是窩在別人家,
妳一再地超越原先的尺度。
昨天在夜市走到半夜,再陪友人回到旅館然後就乾脆不回家。

妳們從校園八卦聊到星光幫,說什麼已經忘記了,
但彼此聆聽、彼此取笑已經是好久不見的事了。
薯條杯杯不錯吃,醬都好香,
再嗑掉豪大雞排,
妳已經跟著老闆吃了一個便當以為晚餐,
又吃了為數不少的宵夜。令友人瞠目結舌。

話說「簡單生活會館」真的超級簡單的,
一切乾淨俐落,簡單到連熱水都很小槓,愈洗愈冷。
不過其他一切安好,除了在冬天愈洗愈冷之外,
一切安好。
妳心想「乾淨」就好,因為妳是容易被煞到的體質。

隔天睡到太陽曬屁股,再去吃麥當當,
在麥當當聊到忘記時間,
已經許久沒有這麼過癮的說台中的種種八卦,
反正天高皇帝遠,痛快的給予「任何評價」也沒有人會聽到。
大心大心。

在喵喵館碰到一個不錯帥的外國人,還會說中文。酷,好心情。


---------瘋狂結束的分隔線---------------
妳並非閒然無事,只是因為有太多消息想要知道。
兩個女生嘰嘰喳喳的有說不完的八卦,
那個被出賣與背叛的消息在妳心中構築出一個更加清晰的輪廓,
妳幾乎激動的想不顧一切的在人群中落淚。

妳是很ㄍㄧㄥ的。

尤其是她在空教室間流浪的身影,
落寞而孤獨的讓妳不捨。

(為什麼有人可以這麼賤?)
(為什麼會不懂對方的苦心?)
(為什麼要人云亦云?)
(為什麼要選邊站?)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妳好點了嗎?」
妳提起了筆,然後又放下。

鬥爭?為什麼要鬥爭?
不過就是一個冰箱。
要求清理冰箱,很過份嗎?
因為他們是老師,所以,可以不用負責自己冰進去的東西到底成了什麼模樣?
(發霉、長毛、腐臭......)
就算長毛,也有學生可以使喚可以清,
是這樣嗎?
反正有事,弟子服其勞嘛!

關於知恩圖報,妳一直都是奉為圭臬的。
但是為什麼她可以這樣忘記先前受過的幫助?
她忘記了她懷孕請假,是誰幫她「義務」帶課?
她忘記當他想丟下妳們,是誰接起、是誰關心、是誰付出?
說她不會害怕班被搶,說她的學生有愈多人愛愈好?

妳不禁想說,世上賤人何其多。
繼沒人格事件之後,妳再一次徹底的鄙視一個人。

受傷的她已經乏力去看名單,卻看到了「個個擊破」四個大字。
是誰心胸狹窄還說自己含蓄內斂?
可笑,中文系出身的人往往會做許多妙不可言的丁丁事。

「我們,好像都不太像中文系喔?」
關於這樣的問句,妳真的不知道該怎樣回答。
只是長久以來,妳何其希望自己也能無知一回,
對妳而言,無知是多麼難以迄及的幸福。

她問妳實習的事,沒有多說什麼但妳知道未來的妳的去向,也會成為她留下來的牽絆。

她要妳不哭,要妳陪她開心。

恩,不哭。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anymede17
  • 新店咧!!!我在景美啦!!很近ㄝ!!

    後!!!
  • 噗,妳是在怪我沒去找妳嗎?

    ripplesoul 於 2007/12/30 17: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