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看書了
隨意的坐在木頭地板上,
(我不說「地板」而說「木頭地板」
誰會發神經在寒流天坐在冷冰冰的地板上看書啊?)
從與我無關的書架上拿下不屬於我的書,
然後十分輕鬆容易的把它看完了。

它只是一本輕薄的小書,內容情節也不很沉重,
雖然還不懂向我推薦它的人到底沉迷莒哈絲的哪一點,
(他把莒哈絲的作品全部買齊了,很巧,是在唐山)
但我也承認這是一本不會讓我想要半途而廢的書。

像《第十三個故事》雖然有情節緊湊之處
但卻顯得過於雕琢,以致於之後我又要去唐山時,
仍沒有他看完的欲望,恩對,那時我只想把《回家》看完。

而這本書(《中國北方來的情人》)
語氣十分平淡,說是小說,不如說是作者透過小說的形式寫出自己的過去。

她的小說似乎是以充滿了自傳色彩而著名的。

大概是因為我過於信仰文字應該傳達作者的靈魂。
大概是因為我也總是試圖做到「文如其人」,所以對於這類的文字,
我總是缺乏抵抗力,也落於不客觀。

不過當我以出乎意料的輕快節奏把這本書看完之後,
忽然有一種回到過去的小喜悅:用閱讀消磨無所事事的時光。

得到什麼不重要(不像為了報告而做的閱讀,充滿了目的性)
也不會覺得空虛(書的情節不錯,又不會花時間轉頻道而一無所獲)

喜歡與他人聊書。

雖然往往天南地北,也讓我覺得自己很渺小。
不過書的世界真的很遼闊,
我雖偶爾玩玩文字,但換一個國籍我就顯得無知。
(如我熟悉鍾理和但與張愛玲很陌生;我熟悉歐美的經典但對日本敬謝不敏)

莒哈絲對我而言,是很陌生的。
她是一個法國作家,但生在越南並在越南度過一段不短的日子。
所以她的作品往往圍繞著她的過去,以一種電影的手法呈現自傳。
你不知道什麼是真實的,哪些是虛構的。

大概就是這種亦真亦假的結構給予繼續閱讀的動力。

但回到那樣安靜的氛圍是更令我開心的一件事:
「我的世界」裡如我所願的安靜,
我腦海中沒有太多紛亂的思緒,
這大概是我已經被迫空轉的許多時日的思緒終於有了短暫的休息。

我連睡覺都不好眠。
會做一些很奇怪的夢,會出現很奇怪的人
或出現一些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夢中。

很多事情都已經過去很久了,為什麼又回到我夢中。

我百思不得其解。

一些八竿子打不到的事在夢中瘋狂串聯,
醒來自己都覺得累。

莒哈絲的文字大概也都有一種魔力吧!
能夠短暫的把自己脫離目前的困境。

現在感到舒服多了。

----------------------------------------------------
膚淺,我知道這樣不應該,我也一直在自我譴責
但我真的沒有辦法很坦然的說我不在意。

不過今天跟我爸在外面逛了一天。

我發現我似乎把他想像的太誇張了。

如果有可能,我應該可以試試看。

但我真的不是很有把握...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