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著實困惑了一陣,因為忽然想不到一張音樂符合今夜的心情,踟躇了一會兒,我揀了馬修連恩的「水世紀」,不為什麼,只是因為他來自東方。我開始相信一部好的戲劇,可以沈澱心靈。說實話是五味雜陳的,我想起好久以前的歷史,我想起去年冬天的北京,想起皇城,想起被時間壓迫所錯過的琉璃井……。回憶與劇情的交錯,一次又一次的攻擊我為了準備許多報告、已經疲憊了三個禮拜的軀體。那種震撼,強大到給我一種幾近想不顧形象的落淚。這是我始料未及的。在前去的途中,心裡無比的擔憂懼怕,在學校就幾乎可以一邊走路一邊閉目養神的我,到底能夠秉持著什麼精力,去面對一部意料之外的戲?我一點都不想買了高額的票去前排睡覺,先不論浪不浪費,但是很丟臉。
  慈禧與珍妃之間的糾葛,我是不陌生的。小時候看過一樣的歷史漫畫,今天才知道,這也是很多人共同擁有的童年回憶。(深冬的北京,還壓抑著沒有落雪。陽光西曬的角度,在我路過琉璃井的後門時,營造出一種微妙的氣息。)其實我不是聽得很懂,如果他沒有貼心的打字幕。有一種腔調,我身邊的老兵說,這叫「梆子戲」。他沒有跟我搭話,只是跟我身後的老夫妻相認,據說是老長官。原來看戲也具有千里來相逢的功用。我在旁邊佯裝休息狀,實是在竊聽一段我不曾經歷過的舊回憶。他們說:「戲好,但這是文明戲,少了…少了點戲味兒,不比當年…」濃重的鄉音,他說他是徐州人。聽起二樓的友人說,許多人真的都是來作功課的。我很慶幸我坐在前座,可以體會不同的氛圍。國劇之於學生,也許是學習,也許是作業;之於老兵,卻是鄉愁。
  我們站在公車上一路搖搖晃晃,聽說會有人在看戲的過程中大聲叫「好!」大家都很難以置信的笑笑,我還鎮靜的說:「我絕對不會這樣,我很低調的。」但是,直到身置其中,才知道不喊不快!在某些精彩的片段,就有人會報以掌聲以示鼓勵,我往往不是很懂鼓掌的點在哪裡,因為我覺得很多地方都值得叫好,但不是真的每一段我的認為都應該給予掌聲,而總是有人懂得鼓掌的時間,我於是趁機。在戰火延燒的場景,有翻滾的肢體動作,將戰爭對百姓的催折,表達的一清二楚,女孩哭著出來找媽媽,最後俯倒在屍體上,我已經被震撼的幾乎要落淚,這女孩根本就是我淚線的最後一根稻草。心裡充滿了對編劇與導演的佩服,把情感處理得十分細膩。最後一場,我真的克制了自己好久,才只是鼓掌到手心發燙而已,因為最後一段真的很精彩,雞皮疙瘩一陣陣像波浪一樣停止不了。
  散場之後,有演員的簽名活動,慈禧還俏皮的問民眾說:「我夠不夠壞?」真好玩!
  聽說鋒面來了,於是已經十點的夜,應該要些許寒冷,但很多的興奮堆積在心裡,我感到很熱,下午特地買來提神的咖啡根本就是白費了。鼓掌鼓到掌心超紅,我抑制了落淚與起身鼓掌的衝動,於是沒有爆發的尖叫就一直凝在心中,直到失眠。


*本文原寫於96年10月27日。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