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妳已經很久沒有是對人進行剖析,
   而昨晚還是忍不住說了。
   因為妳這樣的舉動常常讓人害怕,
   於是昨天妳也只是點到為止。

   她常常來跟妳聊些她生活中的困境。
   這現象可以追溯到去年七月,
   妳還在為戰役磨槍的時候,妳們相遇。
   只是簡單的一聲招呼,她就開始說班上的事。
   當時妳還沒有特別的感覺,
   但昨天想起來,還真的有些許不可思議。
   從此之後,這樣的情況便時時出現。

   以前也有類似的情況出現。
   人人視妳為謠言的盡頭,苦水都會吐給妳。

   不過妳覺得最可喜可賀的一點在於,
   妳已經懂得藏話了,覺得可疑便少說,
   妳已經對突如其來的信任懂得懷疑了。
   也許人與人之間相處真要有點莫名其妙的同仇敵慨。
   妳雖然不喜歡神棍,但他倒也真的教了妳些東西。

之二、不懂嗎?
   很難懂嗎?

   當妳們透過文字和閱讀剖析自己,
   妳們知道剖開了就黏不回去,
   但妳們仍舊一刀一刀的愈劃愈深。
   於是這樣的文字很難懂嗎?

   妳要原諒那些好猜忌的人們嗎?

   畢竟猜忌是天性,對於不懂的就想要猜,就算往往猜錯。
   猜對猜錯無妨,重點是猜了就有八卦。

   這樣的文字很難懂嗎?

   妳又回去看了那篇文章,思考不懂的點在哪。
   是妳想太少,還是對方過於無知?

   不懂的事。

   「妳會不會想太多?」

   妳發現歷史課本也讀了五六年,
   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學到那些應該懂的事。
   人是鏡子,歷史是人與事件的組成,
   當然也可以是為鏡子的一種類型。

   關於「事情本來就是環環相扣」這樣理所當然的事。
   妳沈默,妳內斂,妳微笑,妳主動攀談,
   都是因為妳想到太遠的未來而不得已有的交際。

   妳們怎麼知道自己不會被背叛?

   他人對妳微笑妳憑什麼就要相信?
   那些流言蜚語,那些同仇敵慨,難道不能是另一種陷阱嗎?

   妳心思過敏,卻習慣裝傻,應該可算是一種不得已的偽裝。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