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緩緩從惡夢中甦醒,
感到強大的疲憊與無力。
妳在床上翻滾、掙扎,只是第一天上課妳想要有個好開始。

妳走在微寒的街道上,想著夢境的可能性。
「真的嗎?我真的會發瘋,連大學都念不完嗎?」
妳還想到那本書裡的胡言亂語,並也還沒有勇氣再翻開它。

買到一本瘋子看過的書,會不會也發瘋?
妳只是胡思亂想,但會這樣想,是不是也代表著妳有些許相信的傾向?

喔只是醒來後,許多困難的事都迎刃而解了。

不只工作的事情開始順利,
學程方面,妳也找到心裡牽掛的人。
「喔妳們不會嗎?面試啊,然後最後上了,妳們不會對口試委員感到感激嗎?」
妳會,尤其即使時間到了妳還沒有說完,他也沒有阻止妳,
妳幾乎相信了最後能夠考上,高分的口試起了某些作用。

只是妳一直不知道他是誰。
還以為他是樸先生呢。

友人說,妳知道樸先生另有其人之時,
表情之驚訝的。
也許妳也是一個戲子吧。

心情還在放假呢,
能夠旁若無人的從背包中掏出小說的感覺真好,
只是《豔歌行》好重,還在考慮要不要背。
妳看完《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還找不到下一本可以棲居背包也不至於有太大負擔的小書。

恩,《斬首的邀請》嗎?

有人有祕密,妳也只是開始好奇。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