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妳所預料的,雖然交代了要回去找資料,
但他們還是什麼都沒有做就來討論報告了。

這根本就不是討論,而幾乎是分派。

他們驚訝於妳的滔滔不絕,
還說妳是一個可靠的人;
他們向妳抱怨另外一組的同學如何如何的漠不關心,
如何如何的不來上課,對報告又是如何的漫不經心。

妳微笑,然後把話題再拉回報告的討論上。

在妳的認知裡,另外一組的同學之於他們,而他們,之於妳。
是沒有差別的。

不過還好,他們的作為並沒有讓妳感到驚訝,
妳已經能十分的處變不驚了。

妳還是慶幸,還是說服自己,
他們已經很合作了,至少工作派給他們也都沒有什麼怨言,
妳把工作一一列出來,讓他們自己認領,
也如妳所預料的,他們把最困難的部分留給了妳,
理由是他們不會做,像是不清楚格式,
或不知道論文網要怎麼用,文獻要怎麼找。

妳還是微笑,沒有說什麼的接下來了。
只要讓一切都在妳的預料之內,
妳就會很好說話的都不抱怨。

這篇也不是一個抱怨文,
只是在感嘆世風日下。

是不是「不會」就可以「不做」?
那都會的人不就很雖?

老話一句:能者多勞,累死活該嗎?

妳已經慢慢開始可以不要因為都會就把什麼都做完,
妳寧願慢慢一步一步的教他們怎麼做,這樣才是一勞永逸,
「妳會不會?」「不會。」「那傳給我,我來做。」
這樣的對話已經很少發生。

一個人很好用,是喜劇也是悲劇。

妳希望他們看到,如果他們會反省;
妳希望他們不要看到,如果他們認為妳在抱怨。

妳真的沒有。

妳其實也開始得過且過了。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