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曖昧的看了妳一眼,
一切都在不言中。
妳終於說服了自己回到圖書館,
但是心卻不在。

不過時間快要到了,妳要嘛不去,要嘛就不要遲到,
現在奔過去也要遲到了吧,
所以還是不去的好。

好啦,現在真的是愈來愈高調了,
這明明就很不適合考試唸書。

不過妳手中慢慢聚集了一些訊息。
是好事。

知道了又怎樣,如果不去埋伏?
還埋伏咧,他還沒有到讓妳理性崩潰的地步。
一切都在妳的預想中,除了研究室之外。

憑什麼某人有而他沒有阿,
某人跟他怎麼比,
校長先生你這樣會留不住人才喔!

不過八樓還是在妳的憧憬之內。

喔妳剛剛說到,知道了又怎樣?
沒怎樣,只是給心裡一個寄託而已。
七樓的玻璃桌,除了安靜之外就是視野好,
它可以很清晰看到D室有沒有人,
而這關係到妳能不能自在的想像。

妳想告訴她,幹嘛管妳想要知道研究室做什麼,
說穿了還不是nothing,
真是太敏感了這。

------------------------------------------
做人要真誠,這很重要。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