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有點重重的,也許是因為疲倦,
也許是因為證實了一個祕密,也許是因為不喜歡如影隨形的感覺。

「拜託,離我遠一點。看什麼看?」

妳很不喜歡這種無所依存的感覺,
明明就很累,就很想說話,但是卻又說不出什麼。

妳虛弱的靠在門板之外,在虛擬的明室之外,
把鼻子貼在玻璃窗上看著遠方的一片黑暗。

妳多希望那盞燈是亮著的。

妳把鼻子貼在玻璃窗上,看著室內的一切整潔。
猜想也許他真的是處女座。

不過事情好像就停在這裡了。

走不近也離不開的人是妳。

妳感到煩心。
總是有莫名其妙的企圖靠近妳,
而妳所希望可以接近的人卻遙不可及。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