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著實嚇了一跳,
從星期六到今天,妳一直以為他在蹺班。
還想說他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還是說他已經離開了妳所屬於的灰域。

然而妳著實嚇了一跳,當妳發現他無聲無息的站在妳身邊。
如果不是那只眼熟的提包,如果不是玻璃窗上模糊的倒影,
如果妳不知道他習慣在公車上聽耳機,如果妳沒有事先發現他理了頭髮。

妳不會發現是他。

先前,妳坐在車頭,他坐在車尾,
透過後照鏡,妳知道他坐在妳的對角線;
先前他從車尾上車,忽視妳背後的空位,兀自立在後門;
先前,他千趕萬趕的趕上公車,擠過人群隔了一個人站在妳附近;
今天,他悄然從後門上車,現身在妳近旁。

妳當時還在想為什麼蹺班呢。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