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遲疑的拋出問句,她便很乾脆的把他讓了出來,
妳喜歡和他共看一本筆記本,
他還手足無措的找不到橡皮擦,
雖然妳很困惑他的橡皮擦不住在筆袋裡要住哪裡,
不過眼尖的妳一下子就看到它被遺落在電腦螢幕的下方。
妳說妳不在意,心裡希望還有更多的痕跡供妳往日回憶。
一切都要到尾聲了,妳對所有的細節都分外珍惜。

他以為妳大二,妙不可言,
他是第一個覺得妳的外比表實際年齡輕的人。
妳技巧的提起妳會延畢,
看到他的困惑,妳便順勢的繼續解釋。
他是一個細心的人,竟然發現妳在偷瞄他的手錶。
還怕自己思考太久而妳在趕時間。
而妳幾乎以一種搶話的速度說不急,
事後有點擔心為露餡。
他又問起未來工作的種種,聊了一會兒。

妳喜歡這點輕微的差別待遇,
雖然很微小,但這種不輕易被察覺的親近才有意義。
包括他不稱妳的姓而單呼名字,
還有一群同學和他打招呼時他雖然面露遲疑,
但看到妳在一旁時卻又笑開了。

妳喜歡這種輕微的差別待遇好像妳與其他人有著不一樣的距離。

話雖如此,妳今天還是沒有都給他六分,
即使妳真的都覺得「非常同意」。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