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到了尾聲,妳感到如釋重負。
回到家,丟下包包,搜出CD,
妳似乎有點迫不及待。
本來妳很苦惱,在士林住了三年,卻想不到哪裡可以買CD,
想說該不會真的要跑去車站或公館之類的地方吧,
不過今天,妳意外的多拿到一片,
正是妳無所不用其極想要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後一次錄音,
他對妳們的招待更加周到。
先是沖茶,還拿出72%的巧克力讓妳們佐茶,
十分的令人開心,因為妳愛這樣的%數,
不久又拿出了山楂果……在這過程中,他不斷強調的一點就是,
這些東西都很健康。

總之,小小的錄音室就像是小叮噹的百寶袋一樣,無奇不有。
你們只有不停的嘖嘖稱奇的份兒。

今天要錄五講,但是意外的十分順利,
大概是說到玩的跟吃的,大家都經驗豐富,
恰恰應證了你們是一群不務正業之徒。

氣氛輕鬆了很多,
大概是因為錄音內容都是玩樂,
而且這一切終於要結束了。
雖然熬夜寫稿的經驗妳一直想試試看,
不過這種經驗真的一次就夠了。

妳今天在念唐諾的時候吃螺絲,
正是因為那稿子是在妳神智不清的時候打的,
那時的妳一心只想睡覺,所以打了什麼就完全沒有去關注,
還好ㄠ的回來,他也沒有殘忍的說要重錄。

很有趣的經驗,
妳打從肺腑的說出這句話,
從來沒有進過錄音室,也沒有在短時間閱讀這麼多書,
不只要讀完,還要有一番見解或詮釋,

當然當然,是胡謅居多。

夜晚,妳半斜躺在汽車後座,
使過重陽橋,妳看著遠方的燈火在水面上拉成細長狀,
黑色的水面似乎可以容納(吞沒)很多思緒,
不過妳只想放在心底,除非一切又有新的進展,
不過,應該很難吧。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