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一些書,遇到了一些事。那個已經許久不去想的問題,又回到我心裡。

教育相關的議題也斷斷續續看了一年,在《作最好的自己》、《做二十一世紀的人才》和《第56號教室的奇蹟》之後,我慢慢發現,市面上起了一股鼓吹品德教育的書籍,他們傳達了關於閱讀的重要性(偷書賊),提倡孤獨以面對自己(給冥王星、務虛筆記),用故事的方式,試圖喚起世人對文字的重視(德語課)。現今的社會經濟呈「M」型,心智、人格大概也相去不遠。有人說,想要瞭解一個國家的社會狀況,不需要鑽研它的歷史,只要去當地一個頗具規模的書店逛逛就好。

如果按照他這樣的說法,是否意味著台灣的品德教育出了問題?

上星期去日本,雖然多半的時間都在坐車,但我還是找了一些零碎的小時間出去閒逛,路上看到一個小孩彎著身子在綁鞋帶,但是他一直綁不好,鞋帶走沒幾步就會鬆開,而他的身子也不夠平衡,綁完鞋帶都會跌倒,他也不哭,就自己站起來,看到鞋帶又鬆了,又去綁,又跌倒,又站起來……而他的父母就站在旁邊等他。如果換做是現在台灣的小孩,大概就是呆呆站著等爸爸媽媽去幫他綁。這是民族性的不同,也是教育的問題吧?

上個月幾乎在家,我不停的和他爭執,因為他不相信品德教育這種東西,他相信的是現實,並跟著現實走。他甚至告訴我,有職缺能買就買,先進去體制再說。但我真的很討厭那種感覺。

俗話說: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頗有道理的不是?

但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我還是想去堅持一些事情。

這樣會很辛苦,因為我將會在不停的抵抗中傷痕累累,除非我真的很優秀,我真的很堅強可以去抵禦一切。

但我不肯定我是不是真的可以很優秀,即使不是很優秀,但我夠不夠堅強?

海賊王中有一句話說:弱者就是一種罪。當然太過殘酷了,但是,很現實,很真實不是?

說遠了。

我只是質疑自己能不能做到自己想要成為的人罷了。

如果把世界上的人按照金字塔這樣安排,他大概就是屬於中間的,中產階級的那一塊,有些勾心鬥角,有些利益交換,他們活在「現實」裡,相信唯有順應社會的走向才能夠得到最大的利益。

然而我所景仰的,是在金字塔上端的那些人,他們為了自己的夢想而熱情而衷心於工作,他們有一個共同目標的團隊,可以一起提升向上,他們依照自己所希望成為的人去生長、去衝撞,失敗了不要緊,面對與解決才最重要。

我能成為這樣的人嗎?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