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常常在想,現實到底可以多殘酷?
妳常常在想,當妳出了社會,找不到一個快樂的工作環境的話,妳會不會妥協?
如果有一天,妳發現因為自己無法膚淺而對社會適應不良,妳會不會,去學著膚淺?

妳真的可以很有勇氣的去闖嗎?

妳可以安貧的自尊自重嗎?

莫言說,他總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吃相,因為童年的悲苦,使他無法逃離饑饉的陰影,
他原諒了自己的吃相,因為陷於飢餓中的人們沒有立場要求形象。
形象是富家子弟的事。

妳可以安貧的,自清一世嗎?

他樂觀的告訴妳,失業了不要緊,才不過剛開始,
如果發現了不適合,換跑到還不遲,
但是他微微苦悶的問,是他的錯嗎?是他無法適應社會的變化嗎?
妳不假思索的回答他「學不了膚淺不是你的錯阿。」
因為不習慣徹夜打game
不知鄉民為何物
不知道王子的新衣是誰唱的
不知道海賊王最新是第幾集而失業,
錯在哪裡?

錯在進錯公司吧?

這,就是現實嗎?

當人們都把花花綠綠的繁華台北當作自己的目標,妳卻把東部和離島當作自己的志業。
台北對妳而言是磨練的煉獄,而妳總是嚮往自然的清新。

妳想妳是幸運的,即使妳總是跌跌撞撞,妳還是有驚無險的朝妳夢想的路前進。

能夠一直很勇敢,是一生的課題。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