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了又停,停了又落,
台北城風聲鶴唳,
妳安坐在斗室中,閱讀、書寫及其他。

不遠處的靜坐仍在繼續,
譽之者讚其上承學運世代,
毀之者攻其不識時務。

國之將亡,讀書有何用?
唸書很重要,但人格更重要,
靜坐當然不是蹺課的藉口,
秩序也不應該是警察暴力的掩飾。

妳已經忘記過去八年社會上有什麼大型活動,除了紅衫軍?
但妳會一直記得1025,記得廣場上的靜坐。
王誕生說:「這裡下大雨怎麼辦?再來,你們上課時間都不用去上課嗎?」
如果政府該照顧人民的時候不照顧,
該維護國家尊嚴的時候不維護,
有什麼立場質問學生該上課的時候有沒有去上課?

有很多事情比上課更重要。

他並不阻止你,要妳去「見識一下人民的力量」。

人民從來不會是沈默的。
馬政府應該自省自己到底哪裡做錯,
而不是一再地說自己有在做事,只是人民都沒有看到,
政府應該跟民意站在一起,而不是一意孤行,
馬先生一再地告訴妳跟著他準沒錯,
這話在民智未開的四、五〇年代或許有些作用,
但是現在民國都要100年了。

馬英九責怪民進黨只知道動員民眾卻不收尾,
然而事實是,如果執政者深得人心,
民進黨倒貼都沒有人會上街頭,
要人民一直上街是不及格的表現,
馬政府卻還在推卸責任,
跟他當台北市長時不沾鍋的形象如出一轍。

劉揆說,道歉這種事情,忍兩天就過去了。
但是,妳想告訴他,
這種權勢的傲慢,學生會用行動勉強劉揆多忍耐好一陣子。

「劉院長,我知道你寫武俠小說,但是骨氣不是這樣用的,有錯而不認,非君子。」

不過妳沒有忘記,劉揆是政客不是君子。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