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和張大仙吃飯,
想起伙伴的報告一直都沒有頭緒,
我就很好心的,當然不是幫他做,
而是指點他說,有一個地方叫「國圖」
裡面有如林的碩論博論可供參考,請他去看看別人怎麼做。
想到張大仙就在眼前,我就一時好奇的問說:
「你覺得我的伙伴會去國圖找資料嗎?」
「張大仙斬釘截鐵的告訴我『不可能!』」
當然對此我是半信半疑啦,
畢竟對方是將來要當老師的人,
應該不會這麼誇張說連基本的報告要怎麼做都不知道。
不過,不過,我真的錯的離譜,
當然張大仙的鐵口直斷已經給了我一些心理準備,
天哪我真想給自己一個大拇指,
我竟然都沒有生氣耶!

喔,他們今天就給我一張A4大小的紙,上面有一些字,
當然字是什麼我沒看,因為瞄一眼就知道沒有看的價值,
只見他們十分詳細的看起我們的數據,「開始提問題」,
各位各位,就在那個當下,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史懷哲班,
你想把我眼前這些伙伴換成怎樣的學習障礙小朋友都可以,
我就是抱著這樣的「愛心」開始指導他們「應該怎麼做報告」,
要不是今年我真的很懶,我現在應該就不會在這裡打網誌了吧,
我應該會剛剛從國圖風塵僕僕的趕回來然後洗完澡,
從背包裡拿出像磚頭一樣重,跟《說文》一樣厚的資料開始拼拼湊湊吧!

該死,他們今天的意思就是說他們該做的事情沒有做完是因為我們問題腳本沒有給他們的緣故,
X的我還要面帶微笑的為他們說明我們腳本的脈絡還有這麼建構的原因是什麼,
當他們聽到可以「用書找書」的時候臉上竟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真的很想問他說讓一個區區大四生教研究生怎麼找資料他會不會汗顏阿?

為什麼為什麼明明是相同的科系差一年會差這麼多!!
也太不公平了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我快要被氣死!

不過我修養真的變好好喔!
有修煉真的有差,
要是以前,我大概真的會先斷尾然後去國圖重做。

想到今天他們露出恍然大悟的微笑說:「阿,我開始知道我要怎麼做了!」
我真的很想告訴他,同學,這句話早在一個禮拜前你就該說了,
他們覺得上台很容易嗎?
太誇張,不是已經是大學生了嗎?
不管了,我沒空,
當作詼諧劇娛樂一下生活好了,
老師拜託不要看團體成績,是恥辱。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