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不會用灰色的方式面對,
我無法心平氣和的聽他追了幾個人失敗了幾次。


我不想說安慰的話。


我不能在告訴自己「我們是朋友」的同時,
設想其他可能。


我無法在分裂了自己的情緒之後只感到快樂。


當初的決定是對的,
我應該轉過身之後就一直跑,
直到回不去的距離為止,
我不該縱容;不該一退再退;我不該回頭的。


是不是連密碼都要修改掉,我才能不再想起?


我學不會灰色地帶,
我學不會。


愈懂,理智就一再的告訴我不值得。
我只知道,如果不是重要的,
如果不是重要的,我寧願選擇一無所有。


把手鬆開,可以擁有全世界。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