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仍能夠微笑,努力著不要太沈默,
試著讓自己不要想太多,還不到結局。

一直覺得很疲倦,即使發現那個奇妙的行政人員是鄰居,
這樣的驚喜感並不能給妳什麼清醒,
想找一個角落,把受傷的心捲起來,藏進去,
有沒有一種藥,吃下去,就可以一生不憂不懼?
今天,有人問妳,
「如果上天給妳三個選擇:美貌、智慧、金錢,讓妳帶著來到這個世上,
妳會選擇什麼?」
妳選了智慧,因為美貌和金錢都會背叛與被背叛,
只有智慧可以一輩子忠誠。
但是他告訴妳,智者永遠都是孤獨的。

她的謊言對妳而言,都是欲蓋彌彰,
妳帶著孤傲與悲憫,試著不發一語。
世事的本質披著繁複的外衣,
妳試圖扮演一個射手,拉滿弓,
靶在遠處,中間有芒草和濃霧,
妳試著拉滿弓,直指真相的標的。
風總是呼嘯著試圖混淆妳的視線,
掩映著稀薄的紅心,
如果閉上眼睛,妳可以聽見上天的聲音,
如果關起五官,不被世俗瑣碎的事物所迷惑,
那枝箭就可以破風而去,然後得到10分。

然而這一次,妳隱隱的感到憂傷,
上天的聲音離妳很遠,甚至隱沒在風聲鶴唳之中。
闇夜鋪天蓋地,寒風幾乎要劃破妳裸露的手臂,
靶幻化成了一副面具,眼睛深邃而空洞,
血紅的嘴唇透著詭譎,笑聲喋喋,在虛妄中化身千萬。
妳用以奮力去對抗的,恰恰是世界上最薄弱的。

如果能射穿眼睛,鮮血會把面具染紅嗎?

鮮血會染紅大地染紅月亮,成為誰的祭典嗎?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