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夢境又回到妳心裡,
去年,妳夢見自己會因為精神分裂而放棄學業,
在臨界三個月的今天,忽然覺得好像預言。

他的咆哮他的任性他的不瞭解
妳的掙扎妳的拉拒妳的離去
他的刁難他的不明就裡他的厚黑
妳的惶恐妳的不安妳的戒慎恐懼

但有人要妳不要擔心,會過去的,會過去的。


------------------------------------------
離去,妳總想著離去,
總想蒸發一陣子,不言不語。



世界太喧鬧,
妳脆弱的承受不住一絲呼吸。
不存在的騎士有潔白的盔甲,
而妳只有一只木殼。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