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岸的蔚藍海岸,洗鍊了一切也沈澱了一切。

初到福隆時,一點都不明白為何我要花錢大老遠的買雨天,
那雨一陣一陣的,讓我們單車騎也不是不騎也不是。
後來就冒雨飆了,我還要一直說服他說,
「青春!淋濕了才是青春!」

我們在兩公里的隧道裡,決定下一次要非假日來,
一大堆不知死活的小孩在隧道裡飆車,
大人也都不管,
後來還真的有人在我們面前摔車了,
摔死好了,愛飆嘛!

穿過隧道,看到灰灰的海,天空也是灰的,
望著遠方,心思也飛遠了。
他從不多問什麼,
隨便扯著妳瞎聊。
也許,他沒有這樣拉著我說話,我也許就會沈默著,
單車其實也可以是很孤獨的運動。

過了中午,天氣慢慢的穩定,
遠方的雲也慢慢散了,
海面從深灰色轉成藍綠色,而後是湛藍。
那時我們已經嗑掉一個福隆便當,
坐在搖搖晃晃的公車上,前往鼻頭角,
公車的玻璃還破掉且重新黏過,
當地人一上車就親暱的坐在車子的前半端,
還一邊和司機哈拉,不過那個司機好像是原住民,
除了他帶著原住民的飾物之外,他的口齒還很不清晰,
但他們還是都可以溝通耶,真強。
到了目的地,距離開始爬山還有一段時間,
我們就沿著海岸亂走,
坐在海堤上,雙腳亂踢亂晃,把長髮散開。
忽然很想躺下來看天空,
陽光很暖,海風習習,
把鴨舌帽拉下來蓋住臉孔,做一個短暫的日光浴。
天很藍,海風仗著山勢,撕扯髮絲,
陽光把所有的色調拉出對比,
予我一種壯闊的感覺。
如果能下去踏踏水,說不定可以把一切洗的更乾淨,
但我們也只是捉弄了一下寄居蟹而已。

到了三點,健行活動開始了,
我們在還未正式開放的地質公園裡探險,
跑上跳下觀察化石和岩層,
是一個很不一樣的經驗。
後來還爬上鼻頭角燈塔的舊址,
看見士官長養的羊,一黑一白的也在爬山。
在解說員進行地質解說的時候,
我常常望向反面,海浪一波波的打上來,
義無反顧的碎成浪花。
無法言說的是心裡的壯闊,
還有那我仍不敢拾起的,殉道般的決心,
是不是只有眼一閉,牙一咬,
我就可以闖過亢龍有悔的關卡?

夜晚的廟口人超多超熱鬧,
綿綿冰真的不錯吃呢。
要不是晚了,我還想多敗兩件衣服。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