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覺得,一個人要保持中立,好難,更何況是一個老師。
人都有私心,某人對你好一點,你也會想要以同等的態度去回應他。

在那兩個月中,隻身闖入一個陌生的大環境,
說沒有膽怯是騙人的,說不擔心自己出錯,是騙人的。
承受著他人猜疑的眼光,說沒有心虛,更是騙人的。
狐假虎威,大概就是在說我這兩個月所面臨的窘況。

他幫我錄完影後說,學生都還蠻乖的阿,
當然阿,自己的班導就坐在後面耶,
就算我有自信自己是流暢的,
但如果沒有老師坐鎮在後面,我還可以這麼流暢嗎?

恩,我很存疑。

對於「老師」的這個稱呼,我還是會感到疑懼。
不管是走在校園裡,還是和學生擦肩而過,
不管是「老師好」或是微笑點頭,
都讓我遲疑著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在所有的提攜保護和考驗裡,
我其實還感謝著一道友善的目光。
他是三個班中唯一會與我攀談的,
也是每次到班上時會幫我拉椅子的,
那天錄影,
其他學生還在亂哄哄的時候,還在歡呼說不用發考卷的時候,
他卻看到我在算粉筆,
還問我說還需不需要其他的?
看我數了數說不用謝謝,還怕我是客氣似的再三確定,
我原本以為他轉身就是轉身了,
但回家看到錄影,才發現他轉身後露出的讓人費解的微笑。

課後,老師還是發考卷了,
如我印象中的一樣,他的表現不是很好,
在上課的過程中,有發現他總是比別人慢抄筆記,
他似乎總是等到我說完,才開始動筆,
在這班的學習上,他似乎是不算靈巧的那邊。

對於這樣的學生,我卻仍必須保持自己的中立態度,
對我而言,真的很難。
我不能多關注一點他的學習狀況,對我而言,很掙扎。
在我看到他體貼而細心的特質之後,又知道他是屬於較落後的那方時,
要我保持中立,真的好困難,
回家後,我一直在思考自己的態度,是正確的?還是太殘忍?

(但我不能很確切的說為什麼不能,大概是覺得我跟班上的同學都不熟,
別人也許會覺得我憑什麼多關心他一點?我為什麼「不公平」?
我能回答他們說:因為你們對我態度也不公平,我只是公平的回應你們的態度。可以嗎?不行。)

就像看到淵被欺負的時候,
我也只能站到走廊上讓其他的學生不要太放肆,
而不能加以斥責時,我對自己的責難,
我知道對方是錯的,但我知道我如果出聲,學生會覺得我偏心,
背地裡是否又更多的為難是我不知道的?
因為顧慮到這點我只能沈默的讓淵離開現場,離開窘境。

我想,關於分寸這件事,我還有得磨呢。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