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人與人之間像一面鏡子,
人與環境之間也是。

認同,一直是我所在乎的,
不是說在乎被認同,而是在被認同與否的前提之下,
決定自己要不要認同這個人或環境。
這之間必須經過很複雜的邏輯思量,而我不想贅述。

我不想贅述我所懷有的熱情和為朋友兩肋插刀,
我不想贅述我始終如一的冷漠究竟是怎麼回事。

那就這樣始終如一吧,
反正都要到終點了。

就像我不認同這個環境,
周遭的多數人也都不認同我,
而這件事情不是今天從眾了就可以有所挽回的那樣簡單(重點是我也不認為需要挽回什麼。),
不是說我今天從眾了別人就會以為我比較好搞,
如果說從來都不是在乎的,
這個環境也總是自以為是的以為可以規範我或要求我公平,
我只感到荒謬。

我從來都不想在世俗的眼光下扮演所謂的「好人」,
如果從眾是愚昧的等號,
我只是希望自己可以聰明一點。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