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課業上的疲倦,
也明白了很多薄弱的事情,
關於誰是鄉愿的,誰是從眾的,誰是錯的,誰是對的。
如果一切的是非都可以這麼簡單,
世界上為什麼沒有太平一點?

某甲說,你看餐廳裡那麼多人在聊天,他們在聊什麼?
某乙說,很多事阿,感情的、事業上的、家庭上的、人際上的……
某甲說,在我看來他們只是在說兩個字。

故事接下去應該就不用再說了吧?
畢竟也是一個很老梗的故事了。

四年了耶,如果說習慣了會不會有點悲哀?

他問我說,我真的不想去解釋什麼嗎?呃……說些什麼都好?
他的問句讓我為之語塞。
解釋什麼呢?
明白的人一開始就會明白,
不明白的人我說什麼都可以被曲解。

但真正讓我感到疲倦的跟以上的輿論都沒有關係,
拜託三年多都挺過來了剩下十多天還有什麼不OK的?
真正讓我感到疲倦的是
鄉愿的人們,
鄉愿的妳。

在妳明白事實經過之前,在妳沒有聽過兩造說法之前,
妳不能去斷定誰是鄉愿的但妳斷定了,
而在妳虛以委蛇之後,我也懂了。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