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不爭氣,
聽到那溫暖的聲音,
還是不能自己的掉淚。

最近好像老是上演這樣的戲碼,
電話的那端也總是有人在。

我記得我說過,
一個人的肩膀,應該要又堅強又柔軟,
他應該堅強的承擔起責任,也應該柔軟的承受他人的悲傷。
我真的真的好慶幸,
在我異常頻繁的脆弱時期,
謝謝你們肩膀,深夜的深談,或只是聽我眼淚摔碎的聲音。

我多希望自己可以多像你一點,
可以一下子聽出他人所有的失落,
並承受他人的悲傷;
我多希望自己可以多像你一點,
可以洞察他人的盲點,
給予一個折衷的作法;
我多希望自己可以多像你一點,多像一點就好。

我會努力去做,如果你相信我可以把一切做得很漂亮,
是的我一直都明白,在說謊之前,我會先相信那個謊言是真實無誤的。
我會相信,會很相信。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