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容易爆炸,
一點點小事就會讓我興起「好阿,就讓他去吧~」的念頭。
不過對於這樣接二連三的雖事之後,
我竟然有點習慣了(怎麼覺得有點淒涼?)

先前的就不說了,
該氣的也氣了,該哭的也哭了。OK了,就讓他去吧。
但前天房間開始漏水的時候,當水不斷不斷的「滴在我頭上」的時候
我真的冒出了「是要我頂著臉盆打報告的意思嗎??蛤?還可以多雖?再來阿!!!」的想法
是的,漏水就正正漏在我座位正上方,
我還要自我安慰說:「頭濕了還會乾,螢幕濕了就報銷了耶~」靠!
(隔天我知道老闆的新家也下雨了耶,真巧,哈)

不過在暴躁的踱完腳、生氣的掛掉房東電話之後,
我忽然想到,我現在的行為,超級「小媳婦心態」的,
昨天才看完的《QBQ》中的話,突然一句句的冒出來,
要我去問一些具有行動力的問題,

「我不能去修好房間的防水,那我要怎麼做才可以繼續打報告?」

還好後來房東的先生有過來幫我搬書桌,
基於以下兩個有建設性的句子,我的怒氣就多多少少消了一點。
「(跟房東說)反正你就叫我弟弟過來看一下,他們專業的一看就知道會是什麼問題阿。」
「直接把書架推過去。」(房東說,這樣地板會刮壞啦!)「阿現在也只能這樣阿。」
看看看看,兩個人的氣度一比就知道高下。

我也該學學了。看遠一點。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