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天後,我就會徹底的離開這個城市了,
也不算徹底,之後還是會因為研習的緣故回來,
不過就像老師說的,回來研習就像休息一樣,
但我覺得也許會比較像度假,短暫的離開生命的迫切,
因為這個城市跟我不再有關係,不再有眷戀。

我這麼說也許不公平,對某些回憶,某些人,某些角落。

看了一些人的畢業感言,雖然還有報告未完成,
但我也開始想,我之於台北,起點在哪?
是下交流道的時候,因為不熟路還有點小迷路的時候嗎?
還是在公館亂走瘋狂買書的時候呢?

我也開始想,東吳之於我,起點在哪?
是看到校門覺得怎麼這麼小的時候嗎?
是聽說宿舍有蛇想要搬出去的時候嗎?
還是一起約蹺課約吃飯抱怨室友要他們安靜一點的時候呢?

到底是什麼時候才開始感到安定的呢?
是收到成績單發現敗在英文的宿命感之後嗎?
是賴在沙發上情緒滿滿的卻什麼都不想說的時候嗎?
是和你們走在人群中看你們笑鬧爾偶爾也加入一下的時候嗎?
是用指尖讀書背,遊走在書架之間的時候嗎?
還是獨自在一個不屬於自己的王國,陽光的掩映之下,用指尖閱讀的時候呢?

好多事情都過去了,
快樂的事,和一些風風雨雨。

四年就這樣過去了,
好像沒有什麼,也好像有什麼,
好像沒有什麼成長,還是很無知的樣子,
好像發現自己能有一些勇氣去做一些事情,
有些事情好像更篤定了,
但有時,向前奔跑的時候會猶豫大過勇氣。

四年過去了,我還是常常跟別人吵架,
一點都不圓滑,這件事一直到畢業前夕我還是都做不好,
也許會變成修煉一輩子的事。

誰知道呢?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