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妳懷著一些些的雀躍,
還有幾近虛脫的感覺排山倒海而來,

這種感覺很不好受,
妳必須微笑著,用一種輕鬆的語調,輕輕的帶過離別的哀傷。
妳自私的想要保留那隻鑰匙,
好像妳仍有自由進出王國的許可。

那天,妳把幾乎要把鼻子貼在圖書館玻璃窗上,
台灣藍鵲本就少見,
而那天早上卻在窗外集結了數隻,
輕靈跳盪著,叫著、唱著,
反常的喧鬧讓妳心慌,
然而如今想起,卻好像神諭一樣。

有沒有一種人,總是與他人隔絕出一段距離,
但是,只要能讓她有心,她就可以走進對方的心裡?

這些日子只要想到離別這件事,就讓妳難以呼吸,
那些美好的時光恍惚如慢版而且都將要過去。

妳不知道妳有什麼特別的,
但那段日子,妳知道妳擁有很多不一樣的對待,
還沒有鑰匙就可以在王國讀書到夜深,
想要買什麼書或想看什麼書,沒幾天那書就會在王國裡出現,
只要沈默,就會有人關注妳的心情,
當他對他人沈默卻對妳抱怨的時候,
妳雖然驚懼卻也安心。

磕磕絆絆的四年也過去了,
他所給妳的允許,
讓妳在不知所措的時候有一個可以偽裝忙碌的小天地,
讓妳已經無所依存的大學生活有一個可以自由來去的不屬於妳的角落。

曾經有人拿這件事虧妳,他說妳有特權,
但人們有了特權往往狂妄自大,
這點妳還很小心的把持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成功做到。

妳經歷了許多的空前絕後,
大概也包括這樣的相處模式。
他人聽聞時總是驚訝於妳的大膽,
但是妳總覺得無妨,他的微笑告訴妳無妨。

離開前,回想起生活中所有的抱怨和不快樂,
妳其實在心裡放進了更多的感謝。
跨過一個時間點就好像跨過一個無形的關卡,
而途中所有的劫難,總有人提攜保護著。

當風雨後當天青當妳回首,
世事脈絡清晰,有人離去了有人常在。

妳仍任性的去嘗試,想把所有的考驗玩成一座遊樂場,
而江山有待,仍容妳慢慢行來。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