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快樂很漫長,妳已經在學習不要去猜,
不要去期盼,作自己想做的事就好,
其他的,都不要去期盼,
不要去期盼,並做好最壞的打算,
對一切的意外懷著感激或一點點的不以為然。

那些疲倦和疼痛總是剎然而至,
但你已經不會因此感到煩心,
快樂真的可以抵銷很多事情。

唸書的節奏還是抓不到,
雖然已經大概有了區隔,
但很多事情還是進行得很緩慢。
緩慢到妳覺得你在虛度光陰,但妳明明都沒有睡覺或放空,
妳一直在忙碌中感覺到自己的鬆懈,
存在一種非常矛盾的違和感,
在違和中感到一點點的失衡,
好像再多一點情緒妳就可以飛翔。
但妳一直謹記當時的潛龍勿用,
有人說,他體會過比死更冷,
妳過份的快樂立刻對這些情緒產生抗拒。

妳敏感的界定心中的情緒,
發現電台都是悲歌之後妳寧願聽交響樂,
因為情緒跟聽覺是不能分開的,
妳無法聽著悲歌而不感到快樂的矛盾,
妳也驚訝於,妳會把鍾文音的書中途歸還。

正面的情緒太多會不會變成自負呢?





而妳一直在想一件事,
眼角的六十度餘光,
有些微笑,或是不說卻能瞭解,
在妳猜中時候他會感覺到驚奇嗎?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