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趴在窗台上,
聽風吹過樹梢的聲音,
暖爐裡的火已經熄了,但還剩下餘溫,
女孩把窗戶打開,
她不確定現在已是什麼時辰,但夜晚還沒有到,
她還不急著生火。

森林裡有嬉鬧的聲音,
但女孩心裡不再出現很深的厭惡,
反而有點盼望。

她似乎有點明白了,
如果曾經讓自己的心住在城堡裡,
也只要在護城河裡放水就好了,不用放鱷魚;
她似乎有點明白了,
那個她小心護持的決定,還有那把在魚缸裡的鑰匙,
其實早就已經隨著時序推移,而慢慢失去了重要性,
只剩下回憶的目的,也許還有點惆悵或傷心,
但是生命已經準備了另一個一模一樣的音樂盒要跟她交換,
用那段可以帶給她快樂的樂曲,換那一個鎖上的。

她似乎有點明白了,在捧著音樂盒的時候,
明白上鎖的音樂盒齒輪會生鏽,發條會生鏽,舞者也會不再旋轉,
鎖在裡面的決定也許會被蠹蟲吃掉,
也許有一天,當她打開音樂盒的時候,
她才發現當初所刻意不提起的,那些四兩撥千金的話語有多麼不必要。

她似乎有點明白了,在捧著音樂盒的時候,
他們的外觀一樣,曲調一樣,連刮痕都一樣,
但是她知道他們不是同一個音樂盒,
但是她知道,有一天,她會因為這些微小的相同,而模糊了最初的記憶,
她會忘記,她會不確定,當初真的有一個上鎖的音樂盒嗎?
那個應該是快樂的決定,那把在魚缸裡的鑰匙,
蠹了嗎?生苔了嗎?真的存在過嗎?

她會忘記,會不確定,但她明白了,
明白如果想要跳舞,就要盡情旋轉;
如果想要飛翔,要記得把門打開,要走出門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