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A:

坦白說,我並沒有太多喜悅的情緒,除了暫時不用把自己逼到極限的唸書,其實,我並沒有太多喜悅。那天,我去花蓮看海。那裡的海是深藍的耶,已經好久沒有見過寬廣的天空,海風溫潤,吹淡了我對未來的焦慮。結果流浪的句點就來了。放棄的有點早,心裡的聲音隱隱的說。我思索著,這樣的舞台,究竟是機會,還是桎梏?

親愛的A,你知道的,上天一直不會對我太好,就算他總是在我困頓的時候眷顧我,但他總是喜歡給我考驗,也不管我能不能承受。那天,我和未來的老闆面談,他告訴我,是他給我機會,給一個毫無經驗的人學習的機會,還付我薪水,然後他又開始逼問我,我為什麼作這樣的選擇?雖然他是微笑的說,但其實我都聽進去了,關於他所有的質疑與不信任。游離、漂泊、抗拒的感覺瞬間將我包圍,但我還是微笑著。

你記得嗎?親愛的A,三年前,我也曾經懷著不信任就離去的決心,向老闆坦然一切,慶幸是好結果。對我而言,信任是很重要的東西。不過轉念一想,對彼此而言,在接下工作之前,都只是陌生人,真子告訴我,他不是針對我,而是對每個人都這樣。心裡微微釋懷,卻仍不坦然。

昨天,開始斷斷續續的準備課程,赫然發現高職生不寫多選題!?讓我非常驚訝。親愛的A,你明白嗎?明白我當下的震撼,明白我的未來應該往哪裡去。親愛的A,你覺得他會明白嗎?明白我離去的理由。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