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看著他,凝視穿越時間空間,
隨著他穿越地獄天堂。
那分針秒針滴滴答答的走,
他後腳才上車,妳的心也隨著去了,
但是妳無法解釋,他對妳而言是重要的,
那妳對他而言呢?

她說妳瘋了,因為他一句話,
妳頂著豔陽從女中走到車站,
再搭車回學校為他辦妥了一切。
當她聽說日前妳幾乎又因為同樣的理由,做了幾乎相同的事,
卻只能以斬釘截鐵的語調喊了妳的名字,就再也說不出話來,
她明白這一切對妳而言已經遠遠超出了妳萬事不關心的尺度,
妳哈哈的笑了兩聲,推了她一下就讓話題過去。

妳聽得見的,理性和她重複著相同的話語,
妳只是置若罔聞。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