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A:

自從目覺點燃了我的咖啡魂,我就常常在孤獨徬徨的時候,想念拿鐵的滋味。小七的咖啡已經不能滿足我,每喝一次都要抱怨一次,但公司附近沒有上得了檯面的咖啡館。生活的忙碌,幾乎榨乾了我的靈魂,我多想告訴他們,不要再評價我了,我不需要任何的評價。每個人的生命態度都是不能被評價的。但我不能,微笑然後壓抑,因為我嫩。如果無法改變遊戲規則,我只好跟著遊戲玩?

親愛的A,我真的很想念,今天出門喝喜酒,一個恍然,我忽然想起過去踏遍台北公館的一個個下午,也許是陰天,也許不是,孤獨的我看得見目標,孤獨但不寂寞。那時的生命很簡單,只有自己,不在乎任何的評價,忽視所有認為我是特立獨行,Who care?我問自己,一次次的聳肩,讓我來去如風。

但是風停下來了就只是空氣。

I don't care. But……so?

妳說,微笑不等於快樂,很多時候它只是一個偽裝。誰在乎呢?他們在乎的,只是能不能保有自己的既得利益,人輕言微如我,除了淡然,也只能淡然了吧?

但妳知道的,我不曾坦然過,尤其是現在的我沒有籌碼。

令人難過的是,我找到了生存的規則,但我不喜歡,我知道我辦得到我可以游刃有餘,但我不喜歡。每當這個時候,我都特別想念。

親愛的A,妳知道嗎?其實很多時候,都只是需要一個擁抱而已。我明白生命有很多無奈,但只要一個真心的凝視,一切都可以不再重要。我可以孑然一身,只要天下有人懂我,即使海角天涯。當然我明白自己的幸運,但現在卡在進退兩難,你明白我是以何種溫婉而堅決的微笑推開所有的示好,這樣的推開帶著猶豫,因為不明白自己走向的是快樂還是深淵?那望穿秋水的凝視,看見的美好真的可以實現嗎?我因此拒接了好幾個電話,任鈴聲響阿響,抱歉萬分最後也沒有接,對方似乎明白了沈默了好些日子,然而事情並沒有結束。而我面對這種事情,方式總是千篇一律,裝死、裝傻,最後總是會死心的?但就像我在心裡跟對方說,我也同樣問自己,總要有個停損點吧?但是理性找不到。一個聲音問我值不值得?一個聲音要我去了再說。我不知道在眼前等待我的是什麼,是快樂還是誤會。心懸著。懸著裝鎮定。

親愛的A,我多希望我能有多一點的勇氣。多一點點就好。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