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晚安,回歸我的本行,我們來看一則新聞:

擔心被霸凌? 八德國中爆轉學潮
TVBS更新日期:2010/12/25 12:36 廖宗慶
日前桃園縣八德國中爆發連續霸凌事件,儘管校方換了一名新校長,同時警方也加強巡邏,不過許多學生家長擔心自己小孩的安全,因此拜託議員幫忙轉學,曾經在一天之內接到將近50通的電話,不過議員希望家長們能給新校長一次機會,委婉拒絕請求。
嗆師學生(2010.12.23):「XXX,,找人帶槍到學校開妳!」
飆粗口,恐嚇老師。八德代理校長戴進明(2010.12.23):「上洗手間被放鞭炮,講實在的,這樣子搞不好會拉到褲子,這個教育我們真的要虛心檢討。」
趁老師上廁所丟鞭炮進去,桃園八德國中,從學生欺負同學,演變成到對老師嗆聲、丟鞭炮,加上之前對同學脫衣拍裸照、蓋垃圾桶,一連串霸凌事件,讓原校長丟了職位,更讓代理校長焦頭爛額。
被校內學生稱為生死門的東側門,除了加派警力巡邏,24日也出現教官巡守,但家長還是不放心,擔心小孩安全,打電話請議員幫忙要轉學,讓縣議員一天接到4、50通電話,接到手軟。
桃園縣議員呂林小鳳:「現在沒有事情了啊,給校長跟學務主任一些機會。」
對於家長的擔心要求,議員說已經全部拒絕,希望家長們能給新任校長一點時間,整頓校內風氣,讓孩子們能夠再度安心上學。
--------------------------------------------------------
校長說,我們應該要虛心檢討教育,檢討什麼呢?如果家長認為教育是學校的責任,而對孩子沒有限度的縱容,我們要檢討什麼呢?如果孩子只有一個破碎的家庭,或者擁有的只是一支冰冷的鑰匙,我們要檢討什麼呢?我相信在教育現場有很多的不適任教師,我也同意教育應是志業,他所懷抱的,應是熱忱大於責任,但我們面對的是什麼呢?是校長說孩子所有的問題都是老師的責任,是怪獸家長問我們,學費都交了,孩子你是怎麼教的?是人本主張教育應是包容和愛。但我想告訴校長,孩子的問題也應該追溯家庭教育;我想反問家長,孩子是妳生的妳是怎麼教的?我想告訴人本,教育是包容不是縱容,老師是凡人不是聖人。

我不想去怪罪什麼,踏入教育現場近半年,我看見家長對孩子偏差行為抱持著無奈,束手無策。我看見前輩對學生的不長進習慣,學生可以理直氣壯的告訴我他從不看書,並怪罪是題目出太爛不是自己沒唸書。在我保管讓學生分心的物品,學生站在我的辦公桌前面,說他不是來道歉的,東西到底還不還?他問我,為什麼數學課可以,我的課不行?在我讓學生罰站的時候,學生會吊兒郎當的告訴我現在不能體罰,他可以去教育部告我。他們只看見自己的權利,但看不見自己的錯誤。在人本拿著「不適任」的標籤到處亂貼,我看到的,是家長的放任,是前輩的漠視,是行政的息事寧人。我們不能口出穢言,就算學生當面罵我們白目,就算我們是凡人,就算我們也有自尊。

戴進明認為,老師不訴諸正常管道申訴,而向媒體爆料,是霸凌教育、霸凌學校。我不認同爆料文化,但如果這是僅存的管道呢?如果校園霸凌、暴力的事去問校長不如問土地公,校長還有資格要求教師要依循正常管道申訴?就像同事在學生學習散漫的時候罰勞動服務,所得到的,是教官說「別的老師都沒有在罰的,你這樣罰罰不完啦。」我們怎麼不手軟?

我不想去怪罪什麼,每個環境都有他的困境,我不想去怪罪什麼,只是想要的同理心的體諒。看著身邊的風風雨雨,尚且還能苟安的我,不斷想到蘇軾。不是他的風骨,而是背後那股撲天蓋地的黑暗,官場的貶謫史所說的,不過也就是「明哲保身」四字罷了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