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隱地,似乎已經明白,然未曾說破前,她心裡都習慣的斥責自己多想。她的理性懷著疑惑,即使明白那樣的好不該屬於自己,但還是有說不出的難過。所有的習慣都該改掉了,包含,脆弱時總是依賴的那組電話號碼。

她一直明白他是重要的。但她心裡更明白,沒有人可以比那個女子更愛他了。即使她們未曾見過,但她所有的情緒卻都明明白白。包含,從分手以來,她依然深愛著他。

說穿了,她從未徹底的去釐清所有的情感。當他終於將目光挪開,而回首那個打在他身上的焦點,她才感受到一絲清冷。即使那些她無法珍惜的,是她最後的道德,她依然。

她明白所有的不公平。她的記得了解,遠遠比不上對方的十分之一,更別說體貼遷就。正是因為依賴著這樣的喜歡,養成了所有的囂張跋扈,和所有的傷害。

她不知道是怎樣的契機讓他終於放下長久的牽掛,只知道所有脈絡的發展在同時也給了心裡暗號,即使,應該貌似無所知悉。

她回想起,她在好久好久之前說過的,如果要不著痕跡的疏遠,不如坦白的說走囉,那她也就不會再殷切的回首。擔心他是否真的得到了她給不起的幸福。如果找到了,就要好好的,笑著,而不是。

一年到了尾聲,也許也是時候。該道別的,道別;該戒除的,戒掉;不回頭了,因為她希望他也不要再回頭。然後。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