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乏力去數過了多少日子,
他還是一直用微笑來偽裝說好像他已經不在意了

愛貓的人都是寂寞的,
這裡沒有性別的問題。

書桌上擺了一個盆栽,裡面種的是一株結梗

旖晴離開後一個多禮拜,
這個盆栽就忽然出現他家門前,
樓下的保全說,是一個女孩子。
「我記得她,她來找過你,我就沒有攔她了。」

他翻開花語,她說著是警戒。

沒有什麼需要警告了,
一切都已經過去,
不是說沒有過愛情,而是唯一不能分割
而是重要的地位本來就不會改變。

據說男人一輩子只會愛上一個女人。
不論那是不是失敗的戀情,
而是說,那個地位就一直屬於她了。

他心中的地位會屬於誰呢?
他只想到那隻不知去向的貓。

他的眼中流洩出許多落寞,
原來端著一隻貓可以掩飾孤寂。



還是說,我們都在彼此偽裝?


創作者介紹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