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9.13

好像死了一樣,總覺得什麼都不對。
不想練球,但不是因為打不好,
不能寫東西,不是不想而是好像失去能力。
狗狗說我真的在古典裡了,他很不懂為什麼我要這樣做。

其實我也不是很懂,好像莫名其妙的一切都失控了。

還是笑得出來,還是可以很誇張的說話,
也許事情並沒有我想像的嚴重。

只是我希望我自己能快一點啟程。

昨天去跟嵩哥聊天,很開心又見到他了。
瑣碎的聊聊近況和暑假的日子,
當然他也問起了我自找的敗績,
他說太離譜,我笑笑想說也是。

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
不只是搬出去住而已。
還有我的心態,我沒有責任,
或者說不想負。

如果讓一切都停止,筆會不會也。




創作者介紹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