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與她相背而坐,
中間隔了一堵牆。

知道對方的存在也沒有意義,
因為空氣過於冰冷融解不了距離,
有時候會相遇在樓梯間的轉角或電梯之前,
沒有語言交換的眼神像極光一樣難解。

她輕輕揚起的嘴角,
透露著輕輕的譴責,關於多慮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