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的燈光,散在廣闊的水面上,
涼風習習,在凌晨一點應該不算孤獨的夜。

他著實的嚇壞了,從來沒有接過泣不成聲的電話,
急切的要妳不要動,他會馬上去騎車。

漫步在微昏微黃的夜裡,
水鷗緊貼水面滑行,
失眠的人們在夜釣,
最後一班公車默默的駛過,
捷運也異常緩慢的不想打擾一夜靜好。
你們踏過破碎的情緒,踏過流淌的時間,
每一次追打每一次笑鬧都好像離慌亂遠了一點。

妳承認自己膽怯,
明明隔天還要畢業考,卻還是一點都不理性的夜遊,
明明心情糟的要死卻還是放不開的不敢夜衝。
雖然你也不認為,
在家裡那個不斷把筆記翻過來又翻過去、把表格拿近前又推開的那個慌亂的妳能多讀一些什麼。

夜貓子比妳想像中的還要多,
不管是在河堤邊還是在麥當當。
妳所在乎的不是輿論,
而是原本所在乎的原來只是屁話,
原本所以為都只是自以為。

妳沒有想到這麼困難,
只是一次夜遊你卻寫了三天。
那些寫不出來的情緒和思緒,
再三的讓妳停頓。

如果可以不要去算計對方對你的意義,
然後妳就可以義無反顧的去作一些什麼,
好像是一件很簡單又很困難的事情。

就像你可以不管畢業考的陪電話的另一端哭泣,
就像他總是會出現,在妳最最脆弱的凌晨街頭。
這樣的際遇,妳都必須承認是可遇不可求的。

就像你知道她所有的示好在背後都有一個目的,
即使妳知道她總是習慣奴役他人但這些對妳而言都是小事。
這樣的自以為是都會往後埋下了伏筆。

-----------------------------------------------
「妳會不會想知道為什麼?」
『恩……很矛盾耶,會想知道阿,但知道了,然後呢?我是說,又能怎樣?』
「Yam,那這件事,妳覺得妳是失去多,還是得到多?」
『……失去多。』
「妳失去了什麼?」
『時間,恩……呵,還有腦細胞。』
「那妳都沒有得到嗎?」
『恩……很奇怪,我今天早上醒來,第一個想法是,93塊錢,認清一個人,好便宜喔。之後就……(聳肩)』
「真的很值得呴?」
『恩。很便宜阿。』
………………

------------------------------------------------
「妳覺得這是鄉愿,但在他人眼中卻不是,他們會覺得他很偉大,他還肯理睬妳耶!」
『那我該說謝謝嗎?太虛偽了吧。』
「是非的人們不會懂,因為他們也是阿,用鄉愿的方式凸顯自己的偉大,自以為是的偉大。」
………………

-----------------------------------------------
然後她說這一切都是情面的問題。

很好。

好極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