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今天整個很生氣,應該說激動。
聽說上禮拜本系要求導師去開會,
會議內容之一為「如何阻止學生作弊」,
鹿不屑出席,「因為把學生當賊的會不如不要開。」

通常我進出愛徒樓的時候,
都不會很注意門面,也常常忽視公佈欄,
只要不出聲音,我往往對環境的所有視而不見,
不是故意的,而是一種習慣。
所以公告不會出聲音,我也理所當然的忽視他。

因此當鹿很生氣的說作弊的公告就貼在門口,
我依然一無所知。

不過當老師在苦苦勸說同學不要作弊的時候,
心中確實有些不滿。
說真的,平常不會蹺課的同學,
作弊的機率也相對不大,
對自己的學業負責,也會同樣的對自己的道德負責,
這是我一直相信的。
可惜這些道德勸說都到了我們這些不會作弊的人耳中,
再多也是枉然。

鹿說:「與其討論如何阻止學生作弊,不如討論學生為何作弊。」
不過人人往往捨本逐末,畢竟治標不治本的作法比較容易。

「好像中文系是以作弊起家的。」
我冷冷一笑,倒也不多做反駁,
耳中所聽、眼裡所見,確實有許多作弊的情事,
不戳破,不想給他人一種自命清高的印象,
加以,我不須為他人的道德負責,有人沾沾自喜,實則鄙夷自知。

當然在鹿口中說來是義憤填膺,
善良的人也不住的誇獎鹿是女中豪傑。

今天算是民間文學的最後一堂課,
鹿給了我們些心裡話,
感動的收進心裡,然後


不說。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