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場景:暗暗的街角。一個全身黑的男人用槍抵著江子華,江子華坐在地上,眼神沒有恐懼。

黑衣人:帶種嘛小子。

上官蘭心:(自幕後出現)敢動我的人,你、確、實、帶、種。

黑衣人:(漫不經心的抬頭,看清楚來人,作吃驚貌)蘭小姐!我……?

上官蘭心:滾!(黑衣人倉皇的自舞台左方下)

江子華:妳……?

上官蘭心:凶神惡煞你不怕,倒怕起我了?(放下肩上的醫藥箱)

江子華:妳到底是誰?

上官蘭心:很重要嗎?

江子華:這決定我要不要相信妳。

上官蘭心:你想相信什麼?

江子華:(冷笑)世界就是一則謊言,大人就是偽善。

上官蘭心:那我說什麼都是白費,不是嗎?就算我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就算我千里迢迢的來到這裡,你只質疑我是誰,你在乎的不是他人為你付出什麼,你在乎的不是我對你存有真的關心,你只在乎,我是大人,我身上掛著老師的名牌。你只看見表象而不是真實。

江子華:天下烏鴉一般黑,妳還想辯解什麼?妳難道不是腐敗教育體制產生的垃圾嗎?妳除了按表操課,妳還會做什麼?

上官蘭心:江子華,你想清楚,我現在已經下班了,但我卻還在這裡。(深深吸一口氣)你還是不明白我在說什麼。
(對視數秒,上官蘭心向江子華伸出手。)

上官蘭心:給我看看傷口。(一邊從箱子中拿出簡單的包紮用品,一邊幫江子華處理傷口。)為什麼學壞?

江子華:(冷笑)什麼是壞?蹺課是壞,半夜不回家是壞,搶劫壞,殺人壞,我只是不想抄作業,不想聽老師說那些他們自己也不相信的東西。什麼常態分班?表面的謊言總是這麼好看,升學率才是他們的目的,教育的終極意義是分數的高低。什麼是真實?(亮出一把匕首)只有這是真實的。(停頓一下,玩賞手中的匕首)妳呢?為什麼當老師?

上官蘭心:(略微思考)贖罪吧!(定定的望著江子華)為了我哥哥的罪。對我而言,你們,才是真實的。這世界有許多不真實,But so what? 我執著於我想執著的。如此而已。

江子華:妳哥哥的罪?他……?

上官蘭心:他曾經是黑道大哥。

江子華:曾經?那,現在?

上官蘭心:死了,五年前,死在我眼前。為了保護我而死的。剛剛那個人,是陳叔的手下。我哥哥死後,兄弟們各自逃散,而有些忠心耿耿的,仍暗中保護著我。哥哥他很疼我,但是這並無法抹滅他殺人無數的事實,仇家也多了,他死後,他的兄弟就承擔下保護我的責任。(收拾東西)走吧!

江子華:去那兒?(站起)

上官蘭心:回家啊!(站起)

江子華:這麼晚了,我才不要,回去阿媽又哭。

上官蘭心:回去吧!你阿媽還在等你。我剛剛從她那裡過來的。

江子華:靠!你去我家幹嘛?

上官蘭心:走啦!囉唆!走哇你!(推了江子華一把,兩人下。)


第四幕

場景:江子華家。(阿媽正在向祖先上香。江子華開門而入,上官蘭心尾隨著。)

阿媽:(台語)回來啦!老師阿,請坐請坐!(轉身倒茶。)喝茶啦!喔!阿華,你總算是回來啦!(面向老師)老師阿!歹勢ㄟ!我們家子華喔!老是給您添麻煩哪!真的是喔!不長進不長進啦!(一邊說一邊輕拍江子華的頭,江子華忸怩的閃躲。)今天要不是老師喔!他又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要回來,他喔!就是不太愛唸書啦!老師,阿就要麻煩你多費心嘿!

上官蘭心:那裡那裡,這是我應該做的。

江子華:(小聲的)那裡那裡,這是我應該做的。

江子華:(台語)阿媽,玻璃又破囉?

阿媽:(台語)阿就隔壁喔,他們就一直丟石頭啦!打破了喔,還不承認啦!阿他們不承認我也沒辦法,阿那個又那麼高,我又裝不到。

江子華:(台語)喔,我去拿新的。

阿媽:(台語)阿華啊!廚房喔!燈泡也不亮了,你順便嘿!

江子華:(台語)喔好!(自舞台左邊下。)
(阿媽坐回沙發上,拭淚狀。)

阿媽:(台語)這個孩子喔!本性很好啦!家裡粗重的工作要他做喔,他都說好咧!就跟他阿爸一模一樣啦!好打抱不平,人家出了什麼事喔,就要幫人家出頭啦!也不掂掂自己的斤兩,又到處跟人家結樑子啦!我就不曉得喔……
(上官蘭心輕拍著阿媽的背,燈光漸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