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9.15

走過下雨的雙溪公園,
是濕濕的默片,三兩老者望著池塘,
沒有交談。

我必須小心腳底,天雨路滑。
看到東吳大學的校車,有一些奇妙的感覺,
名詞因為關係而出現不同的定義,
校車中因為也許坐了一個讓我仰慕的人,
而有了不同的意義,即使只是低頭一抹不起眼的微笑,
沒有人看見,只有我知道意義。

星期五成為一個讓人快樂的日子,
英文老師很可愛,她真的是好人,
不過我還是要持續煩人的考試。
法治老師是一個輕鬆的人,
可以很開心的看電影,
心得對我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史記當然讓我期待,還有下課時,
自然而然的想為他做事。
他還是很善良,說了很多事。
反正那些隱晦的句子,也不需要太多人明白意義。
低聲的口耳相傳,用不明說的默契。

事後選到神話,不知道好不好玩,
不好玩也會過,因為鹿喜歡我,
所以我會努力,當然我也喜歡她,
不然我怎麼會不理那座無聊的山?

繞過了山,來了個不知名物,
又超級無聊,根本就是在跟山比爛。
為什麼二年這麼無趣?
有才學的人都在選修,選修又很難選。

老師問中文系一年的心得,
我說,愈來愈無聊了,尤其是某些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