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想告訴他,哥哥發病不是因為馬拉威在非洲他比較落後,
哥哥發病是因為基因,他跟累不累沒有關係。

妳想告訴他,不是因為被蛇咬了,就要把所有的繩子丟掉,
繩子沒有毒,他不會咬人。

妳想告訴他,如果在台灣都要天天打回家報「平安」,
妳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哪裡是安全的?
即使台灣比不上日本,但也沒有亂到像夜晚的美國。

妳想告訴他,如果妳天天都要打電話回家,
那妳一點都不意外妳去不了馬拉威。

妳想告訴他,能不能不要總是告訴妳「去做妳想做的事」
然後再用一聽就知道是藉口的理由阻止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妳想告訴他,從小到大都說要講道理的爸爸媽媽能不能不要不見?
能不能不要無法說服你,就用「那我跟你不能溝通ㄟ」這樣的話來做結尾?
妳想告訴他,這不是不能溝通,而是本質上就沒有溝通的空間。

妳想告訴他,能不能不要叫妳按時吃藥的同時,
自己比醫生還厲害的決定自行停藥?

保重身體能不能是互相的?

妳問自己,為什麼小時候可以說服妳的說詞,
今天都不管用了?
妳問自己,什麼時候才可以真正面對自己的人生決定自己的未來?
有沒有那麼一天妳可以真正的摒棄一切無關的期望作妳自己?

偏激嗎?

妳應該為誰的人生負責?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