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要告訴你,我所作的一切,
都不過是看不慣你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
尤其是今年,你徹徹底底的採到我的雷,
不然其實之前的種種,我都還可以忍氣吞聲。

我想,你大概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你會後悔當掉的一些人,和錄取的某些人,
還有你為難的某些人。

不過,聽說一切都要結束了。

我沒有想過會是這麼極端的句點,
雖然手法很迂迴,
但我終於相信了世界上還有正義。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