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開始聽廣播了,當然不是為了增進我的英文聽力,而是去一些音樂電台,隨便聽點什麼,隨便聽別人說說。外面的世界很喧鬧,而我的世界卻太安靜了。我想,一切對我而言,都是一種可遇不可求,我所希冀的歸屬感一直沒有出現,更多是逃跑逃跑然後逃跑,而我一直努力的,是不讓自己的姿態顯得太過狼狽。聽一些陌生的音樂,會跟不上旋律,也不能跟著唱,但是,卻可以換一點心情。深夜的電台,音樂令人慵懶。


幸福是什麼?他對我好不好?如果愛情可以用「對我好不好」來做換算,他是第一名嗎?對我好的人,不少,但我總是選擇離開。我一直努力的,是讓一切都還有轉圜的餘地,不是愛情,是友情。我一直努力著。愛情是自私,但我一直在避免,因為自私是不道德的。


那個實心的俄羅斯娃娃在等待一種歸屬感,他不單單只是對她好不好可以斷定的。


如果幸福不是這麼一回事,那它是怎麼一回事呢?


學不會。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