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觸感過於冰冷,但我一直喜歡妳的誠實,
平滑的表面,看似透明,
望不穿的是妳眼神之後的思緒,
流動著,不能言說的心情。

妳對她的咆哮不明就裡,
十多年了她仍活在自己的想像世界,
想像自己很重要,身邊的人都應該圍繞著她旋轉。
不變的是妳,妳仍以一種置身事外的姿態,
把沈默推給距離,距離推給沈默。

她不明白她從來都不懂,
也不可能懂。

她不懂,鏡子的背後是水銀,
敲破了,流淌的卻不會是真相。

-------------------------------------------------
她告訴妳,荊軻的寂寞,一百年之後才有司馬遷懂,
司馬遷不是想說荊軻多偉大,
而是一個人的寂寞,也許一生都找不到出口。
一百年耶,一個世紀,睡美人剛剛好睡醒,
但是睡美人只是故事而已。
現實,其實有很多事情都是自己要去面對的。
她們說,不要想太多,只是去聊聊,
她有很多朋友都會這樣,
她告訴妳,妳不是孤獨的。

-------------------------------------------------
我一直到回家後才懂為什麼她想揍我,
我也開始好奇自己的體重了,
會創新低嗎?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