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轉換多少心情?

去的時候一定是逆風,
因為是往河口的方向。

抬頭的時候還是陰天,
跟心情一樣。
再低盪一點就可以下雨了,但我還是沒有。

我,一個人,在陌生的城鎮,找一個沒去過的地方。

逆風,很難飆車,精神在累累醒醒之間,
控制點不是取決於睡眠而是潛意識的心情。

前兩天開始刻意的把頭髮梳直,
我已經厭倦捲髮了,
所以今天長髮隨風亂揚,
很狼狽,有流浪的味道。

人們說這是旅行,但我說是放逐。
學會一個人的勇敢,學會一個人前往陌生地方。

我以為,我會有很多很多關於他的思緒。
我以為。所以是沒有。
更切確的說,是沒有很多。
就停在他說SORRY、問我真的能做到嗎?還有他寫說很難回答。
思緒被囚禁在這三處流浪,哪裡都不收留。

我以為我要哭了,但還是沒有。

從關渡到淡水,只花了不到一個小時,我想我是騎太快了。
淡水在下雨,但關渡是半晴天,
我沒有多加猶豫就回頭,雖然心裡很惋惜,我比較想騎到漁人碼頭。
在騎回關渡的途中,經過了關渡大橋。
看到有人十分神勇的直接就騎上去了,
再想到自己的廢腿就想下次再說。

下次我要騎上關渡大橋,到對岸的八里。

一下子又到了租車中心,
不甘願的我不想下車,就繼續往前騎,
拐了個彎又看見另外一條自行車車道。

它說那裡是基隆河右岸。

重點不是左岸還是右岸,重點是他是大大的晴天。

怎麼這麼不公平。

我從25公里的地方開始騎,往前的數字是遞減的。
說沒有累是騙人的,但我一直想知道再往前騎是什麼,
因為一直有人從前方騎來,
我想知道盡頭,就像我想知道我跟他之間的盡頭。
時間不重要,但我在心裡一直在唱「You and I Both」
我想心情是好多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手錶跟我說是三點)
我就看到圓山大飯店了。

然後『酷斃了酷斃了』的Echo就一直在迴盪,
我快要把租來的腳踏車騎回家了耶!
之後當然就停在路中間不知所措,
尤其在我看到小18從我眼前開過去的時候。

喔我就決定掉頭了。
(廢話,再騎下去是要地老天荒喔……)
雖然我更想搭上小18然後回家,
但我想到證件還在租車中心,想想人還是要老實一點。

從藍色公路到金色水岸,
心情因為潾潾波光而慢慢被照亮。

也許吧,我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我想把「也許吧」去掉。

還了車,經過關渡宮,就想進去拜拜,
沒有拿香,只是徒手,
跟菩薩說說心情。

之後就買了一杯薑母茶,坐在廣場邊看小孩子騎車,
小孩子都好可愛,為什麼有人會不喜歡小孩?
我會因為小孩不理我而挫折,但我不會因此討厭他們。
雲層很厚所以沒有夕陽,
天就這樣自己慢慢陰掉了。

該回家了,我說。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