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說過,當我愈是謙恭有禮的走進人群,我的心就離人群愈遠。這樣的哀傷是不期而遇的,坐在辦公室裡莫名的想掉淚,想把一切都丟掉,想什麼都不去在乎,但昨晚明明就是開心的,昨晚明明High到把你的計謀達成了。我無法解釋,所有的情緒。快樂就像海嘯一樣急流勇退,打上來的都是淚水。那些煩悶是無法說明的,而我還是裝作什麼都沒有的樣子,是自我說服也好,也許是更多的欺騙。

如果把感情從生活中抽掉,應該會快樂很多吧?如果把心情把抹掉,應該可以沈靜很多吧?但我真的無法不去計較,很難不沈在裡面。昨晚,我徹底的體會到過去四年我放掉了什麼,不是說不快樂,不是說因為這樣而有所後悔,不是的,而是比起過去四年的思索,我寧願選擇快樂。我明明看的到未來,我明明看的清楚,但我真的不知道,捆住我的,是親情、是過去,還是自己?

我可以對自己坦白,我只是不喜歡去爭,想放掉一些不必要的執念。他說,因為希望自己所愛的人快樂,所以我們一再忽略、漠視自己的不快樂。我沒有這麼偉大,只是希望自己能夠灑脫一點而已,我沒有這麼偉大,只是因為一無所有,緊抓著不願鬆手的只是卑微的驕傲罷了。真的沒有太深奧,我只是過於容易放棄,因為屋裡的生活簡單、孤單、偶爾落淚,但這些都是不要緊的,走出門外不難,只是因為風太大而身軀過於單薄。難的不是在護城河裡放水,而是要放多深,或多淺?

他告訴我,如果不知道下一步要走到哪裡去,那就停在這裡吧,把現階段的事情好好完成。但我不喜歡卡在這種進退兩難。因為我還學不會用灰色調去看世界,即使我知道,很多事情說一半就不算說謊,不是說謊,只是沒有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