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3.10

「知識份子為何老是不安靜?」
鹿憶鹿老師今天在散文課的時候這樣問我,
我也不知道我想到了什麼,
沒有什麼意識的就回答說:
「因為他們一無所長,只剩下一張嘴。」
說完了我自己有點嚇到,老師也是,
同學們大概以為我在開玩笑,
笑得挺樂的。

不過我一點都沒有玩笑的心態,
有點冷漠的,這也許是一部份我所不想承認的思緒。
後來老師說道:「因為書中世界是作者的烏托邦,
所以當理想與現實衝突,就會有所不滿。」
這其實我也明白,甚至比那「只剩一張嘴」的論調
更加認同。

一個權威的體制,我們稱做現實。
昨天陳恆嵩老師上課的時候,
談到台灣的教育,
以考試作為一種強制的手段,
威逼人民認同。
我們稱其現實,究其本質而可謂愚民。

小格局的自視甚高,是我對東吳中文95%教授的評價
重點是,那些人根本沒有自傲的本錢。
昨天蹺了堂名為文概的廢課,
第一次蹺必修在宿舍睡覺,
一是因為不想上,二是因為感冒,
一是主因,因為,若是我想上的課,
即使發高燒,我還是會撐著去上課。

我一點都不覺得蹺課是我不對
反而覺得教授應該要自我檢討,
為什麼我要去聽書匠念課文呢?
念課文我自己也會,念的也不會比他差。
一個沒有自己思想的書匠,
與其聽任其浪費我的生命,
我還不如多睡一點。

另,以點名不到將扣考之理由,
要求學生前來聽課,
是一種悲哀,
如此不過是凸顯了這個教授的無能。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