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美麗的青山、美麗的少女。藏羚羊的雪白還在那片鮮有人跡的高原上奔馳著,巡山隊員的歌聲也仍在山谷中迴盪。可可西里,美麗的青山、美麗的少女,她是藏族人心中的聖地。

衝鋒槍的連響,打開了劇情。葛玉,一個北京來的記者,奉報社之命來到青藏高原,前陣子有巡山隊員與盜獵者的戰爭,他來採訪相關新聞。戰爭,是的,可可西里在流血,戰士們帶著藏青色的頭巾奮戰。當夜他便趕上了一次巡山。荷槍實彈的三部吉普車便出發,臨行前,眾人相互擁抱,依依不捨的痛心,彷彿此行一去便是鬼門關,其實,這很貼切。他們循著盜獵著的路線奔馳,一切都很不容易,卡車過重,還一度深陷冰河。路上總能發現盜獵者的嘍囉,馬哲立對葛玉說,他是青藏剝皮子最快又最便宜的,他的臉上有滄桑的自豪。葛玉沒有想到給了這老頭子一口饅頭竟可以救命。

盜獵者跑得很快,瑞塔追了近整個可可西里。油沒了、糧沒了,「回去吧?」
『我追他們好幾年了。』一句話道出了隊員全部的痛,一句話,讓他們往更北邊追趕,追到設在雪山那邊的鬼門關。車子壞了,隊員病了,十幾人的車隊至今只剩下四個人。葛玉問起宜興怎麼會從老師轉來當巡山員?「打子彈好玩兒呀!」宜興是這樣說的,在他陽光的笑容裡,我看到好玩兒背後,他對可可西里的熱愛。瑞塔寧願賣皮子,違法變賣他的心中神聖的雪白,他問葛玉:「你的報導可以保護可可西里嗎?我只在乎可可西里,只在乎我的兄弟。」你的報導可以救可可西里嗎?我也質疑了我手中的筆。他用賣皮子的錢,換取保護可可西里的經費,他用那些死去的羚羊保護活著的。

看完了【可可西里】,在藏羚羊的珍貴與脆弱之外,我幾乎是含淚承認這個世界原來沒有英雄,包括那些好人有好報,原來也只是自欺欺人的說詞。劉棟為什麼會死於流沙?在他掙扎的時候我是那樣相信在最後一刻會自鏡頭的上方伸來一支援手,我是那樣盼著的阿!可是,為什麼。劉棟隨著沙子不斷下滑,黃沙漫天,我看見他的眼睛映著藍天,映著面對死亡的不甘、絕望的無力。他喘息著,流沙也彷彿有了生命一般起伏,看著流沙逐漸靜止,我幾乎是含著淚在心中醞釀無言。

最後一刻,瑞塔又是以怎樣的勇氣隻身走向盜獵者呢?槍被拿走了,他是以怎樣的勇氣要求罪人伏法?他終於死在衝鋒槍下,因為那裡是西藏,沒有歐洲的騎士度過漫天風雪前來救主。馬哲立以小老百姓的唯唯諾諾說葛玉不是瑞塔的隊員,他老闆也相信了。看著盜獵者離去,我心中有好多不甘、好多憤怒、好多哀傷,我幾乎是含淚承認現實中原來沒有英雄,導演很務實,逼近真相,果然會令人脆弱。

可可西里,美麗的青山、美麗的少女,勇者的歌聲還在山谷中迴盪著,那是鎮魂歌嗎?鎮守著他們心中的聖地,不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